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>工作动态
太守雅集事 风流宛在堂 | 大运河文化系列故事之“平山堂”
  发布日期: 2023-05-04      访问量:

太守雅集事,风流宛在堂;

游目江天外,似谁醉扬州。

平山堂位于扬州西北郊蜀冈中峰大明寺内,始建于宋仁宗庆历八年(1048年),当时任扬州知府的欧阳修,极赏这里的清幽古朴,于此筑堂,坐此堂上,江南诸山,历历在目,似与堂平,平山堂因此得名。名字的由来取登高望远,江南诸山环抱,若与堂平之意。

根据南宋人楼钥写的《平山堂记》的记载,迨至南宋,平山堂在六十多年间得到了五次维修,南宋末年,自宝祐四年起(1256)蒙古兵南侵,扬州作为据淮东以窥江表的重要据点,深受战乱破坏。覆巢之下安有完卵,平山堂一带也当然是一片荒凉。

张蕴斗《平山堂吊古》有句云:隔江山色画图中,故址荒来与庙同。试评蜀味长泉变,欲唱欧词古柳空。往事茫茫增感慨,聊凭成卒指西东。

杜东《平山堂》曰:平山堂下水云重,孤笛凄凉淡月中。不见龙蛇飞素壁,只余狐兔成离宫。仙翁已逐风流尽,世事俱随梦幻空。广武无人同此意,慨然只有泪临风。说的都是南宋末年平山堂的荒废景象。

平山堂最衰败的时期是在元代。

究其原因,元朝主要是少数民族主政中原,整个中原地区包括扬州在内,是以戏曲、歌舞等俗文化为代表的,而像欧阳修等在平山堂的宴乐觞咏,则是相对高雅的士大夫风采,只能成为少数派。再加上缺少推重欧、苏,喜好古物、崇尚风雅的文章太守来积极倡导、组织重修平山堂,平山堂在元代的衰落当然是毋庸置疑的。

康熙十二年(1673),金镇来做扬州太守,丁母忧归里的中书舍人汪懋麟便和金镇谋划重修平山堂。康熙十四年(1675),平山堂终于重新修建完成

汪懋麟在《平山堂记》中这样说,这次重修规模宏大,平山堂轩敞巨丽,吐纳万景台下东西长垣,杂植桃、李、梅、竹、柳数十本,敞其门为伐阅,广其径为长堤。垣以西,吉松蓊翳,仍山之旧也。松下有井,即第五桌,覆以方亭,罗前人碑石移置其上,是则平山堂之大概也。金镇和汪懋麟共同主持的重修平山堂,奏响了平山堂再度兴盛的序曲。

重修以后,扬城的缙绅学者、四方名流云集于平山堂,觞咏唱和,论者谓与苏、王、秦、刘之唱和不相上下。

此后,康熙与乾隆的数次南巡,又给平山堂的持续兴盛带来了契机

康熙二十三年(1684)、四十四年(1705),康熙南巡两度临幸平山堂,御书怡情二字额悬于真赏楼上,又御书平山堂贤守清风额悬平山堂内。康熙的御题自然给平山堂带来了极高的荣誉。

乾隆元年(1736),平山堂再经修建,形成了以平山堂为中心的建筑群,其中包括栖灵寺、平楼(平远楼)、洛春堂等。据《(光绪)增修甘泉县志》的记载,乾隆三年(1738),太守高公摘秦少游诗淮东第一观五字,金坛蒋国博衡书,新安汪少卿应庚摹勒上石,嵌大门之左。乾隆十六年(1751),乾隆南巡又赐联、额、书法,皆石刻供奉山堂中。至此,平山堂盛极一时。

咸丰三年(1853),平山堂又遭受了一次浩劫,毁于太平天国起义军三进扬州的战火之中

同治九年(1870)到同治十三年(1874)间,当时的两准盐运使方浚颐重修了平山堂等一系列的名胜古迹。据蒋超伯《重建平山堂记》记载,这次重建的规模也很大,不仅重新修建了平山堂、平远楼(原名平楼)、洛春堂等建筑,还在平山堂后面加盖了谷林堂,重浚了第五泉,可以说造就了平山堂在清代晚期衰世中的最后辉煌。

至清末,平山堂又荒废。

近代以来,虽然时有兴废,平山堂一直都得到有识之士的关注和维修。

1980年,为了迎请鉴真大师像回故乡巡展,有关方面又斥资重新修建了蜀冈之上以平山堂为代表的古典建筑群,形成我们今天所见的平山堂的基本面貌。

欧阳修始建平山堂,其主要用途是宴饮宾客。北宋元丰三年(1080),苏轼自熙城移守吴兴,过扬州而感慨填膺,作《西江月·平山堂》:三过平山堂下,半生弹指声中。十年不见老仙翁,壁上龙蛇飞动。欲吊文章太守,仍歌杨柳春风。休言万事转头空,未转头时皆梦。

这首词既表达了对恩师欧阳修的深切怀念,又寄寓了人生如梦的人世感慨。苏轼的感怀奠定了平山堂悲慨的历史文化积淀,而后世游览平山堂的人,在游览和宴集的感受中抚今追昔,追忆欧苏,又形成了一段段新的感慨

这些被不断丰富着的感受与想象,承载了丰富的历史文化记忆,积淀了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。欧阳修和苏轼在平山堂上的诗酒风流固然为人喜爱,但他们更以勤于政事的贤守形象被后人敬重与追慕。平山堂也成为了贤守善政的象征符号。

2017年经过扬州政府等各方努力平山堂被建成了新型的廉政教育基地,为全国人民增添了一道充满人文历史意蕴的新风景线。201711月,被江苏省纪委授予江苏省廉政教育基地

作为运河十二景之一的平山堂确是个幽静所在,也是个驰目骋怀的好地方。

门外建了木棚,棚上爬满藤蔓,走入时一片荫凉。堂前古藤错节,芭蕉肥美,通堂式的敞厅之上,平山堂三个大字的匾额高悬。

堂为敞口厅,面阔五间。堂前有石砌平台,名为行春台。台前围以栏杆,栏下为一深池,池内修竹千竿,绿荫苒苒,因风摇曳。

来源:扬州市世遗办

撰稿:陈雨欣、王子充

初审:姚家仪

复审:杨家华

审签:朱媛

  • 20230504101456517003.png